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魔鬼的体温_ 64 见面

时间:2021-07-06 16:3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藤萝为枝小说魔鬼的体温 64 见面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裴川那天回来, 一直没说话。

    甄律师不可能陪着他, 只好拍拍他肩膀:“你也知道你的情况, 应该祝福她对不对?”

    裴川低头, 指节颤抖到发白。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甄律师叹了口气,然而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裴川了。

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这晚裴川一直没有睡觉, 他睁着眼睛, 最后从怀里拿出了一枚草编戒指。

    甄律师说得对,他也知道自己的情况,他已经很努力了, 可是刑期减少为八年以后, 依然还要执行七年。

    七年的时光,足足是一个人一辈子七分之一的时间。

    草编戒指已经枯萎了, 从嫩绿色变为黯淡的棕色, 它是裴川唯一悄悄带进来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看了它整整半.夜, 最后又放了回去。

    她现在有男朋友,这是一件好事……很好很好。自己能给她什么呢, 什么都给不了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为什么!为什么是这样!

    为什么成长意味着残忍,时间是最锋利的刀刃。他下次还有机会看她的话,她会不会已经结婚了?他猛然坐起来, 拳头狠狠砸自己的残腿。

    那晚302室的警报拉响, 医生和护士纷纷被惊醒了, 囚室和实验室都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张博士睡在实验室, 听到警报声,爬起来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助理小声说:“302的裴川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张博士一惊:“他不是关在里面吗?能出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, 听说是情绪失控。”

    张博士觉也不睡了,对于他来说,裴川绝不是一个罪犯,他是自己这么多年见过最有天分的学生。张博士曾经带过很多弟子,但是没有一个有裴川那种思维敏锐力。

    在裴川身上,张博士看到了未来科技进步的希望。

    匆匆穿好衣服后,几个人都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医生正好出来带上门。

    张博士连忙问:“裴川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打了剂镇定剂,我们怕他自残。”

    深夜很安静,那声刺耳的警报声以后,就是夜晚的长眠。

    有些人的世界是由许多东西组成的,意味着大千世界,灯红酒绿,纸醉金迷,不管少了什么都活得下去。

    有人的世界只是一个人,她在他身边时世界春暖花开,她离开他世界是冰刃和疾风。

    张博士忧心极了:“不是说出去一天吗?这事明明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,他怎么就成了这样子。”

    助理摆摆手,这个他也不知道啊。本来裴川坐牢算是心态最好的人了,积极改造,立了那么多功,谁知道他出去一趟心态就崩了。

    302的裴川本来就是重点观察对象,不仅是他的罪行有待商榷,还有就是他的创造力,有他在,不知道能推动多少科技的进步。

    318也住了一个生化大亨,他今年都53了。

    国家对愿意改造的人才还是十分仁慈的,那个生化大佬可比裴川的罪行严重多了,至今也还好好的。

    上层知道这件事也吓了一跳,然而没办法,只能层层上报,又赶紧让人找医生去看着点人,顺带把心理医生也带过去。另外还得问问唯一的知情.人甄律师。

    心理医生来的时候,裴川才醒。

    医生也是熟人了,他问过甄律师以后,大致明白裴川的心结在哪里。

    他说:“你心性坚定强大,说难听点就是偏执,所以我也不劝你。我今天来只是想给你讲一个故事。”

    裴川没有看他。

    医生继续讲:“在十多年前,x国曾经出过一个女间谍,她窃取过多国机密,从十岁开始就进入组织,随后引起好几场动乱。后来她被G国抓获,本来想执行枪决,后来经过重重商讨,这个女间谍被释放,重新给了她一次机会。她整理出做间谍期间的密报,反而避免了许多场战争。”

    裴川这才有了点反应。

    “后来她被假释,假释期间,她和一个官员相爱,最后嫁给了他。很多年后都很幸福,她从小被养成那样,并不是过错,后来有了改正的机会,她成了一个正直的人。”

    裴川喉结动了动。

    医生认真说:“裴川,不知悔改才是罪孽,你并没有造成任何糟糕的局面,所有人都看在眼中,你这一年做了多少伟大的事。在我们看来,你早就不是一个罪犯了。你未来一定会很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裴川沉默。

    医生笑了:“裴川,和甄律师想的一样,我不劝你放弃她,我也不劝你追求她。但是这个世界坏人可不少啊,你不出去保护她,忍心她将来被伤害吗?”

    裴川哑声道: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普通人减刑只能减成8年,但裴川的情况明显不一样。国家需要他这样的人,何况从社会学来分析,他更像是潜入那个团队的间谍,潜了两三年把人家一锅端了。裴川没用他们一分钱。

    上头最终结果下来了。

    裴川看着面前的协议。

    张博士很兴奋:“快签啊!为国家工作有什么不好?就当为人类事业终身奉献了呗。”

    裴川把条款看完:“三年后,成为正式的国家科学家?”

    “对对,当我的弟子,不算辱没你吧?只要你不嫌我这个老师没你脑子转得快。”

    裴川问他:“我什么时候能出去?三年后?”

    张博士说:“你既然是国家工作人员,就不会用坐牢那套来管制你,只是没以前自由是肯定的,只能和我一起住在实验室。下达的任务必须完成,每两个月……让你出去两天,不能在超出范围内活动。三年后你就自由了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真正的刑期最后变成了四年,还有三年他就可以出去了。

    裴川最后签了字。

    十月份,裴川有了第一次“假期”。

    医生来看他情况,见他情绪稳定,问他要不要出去走走。毕竟高强度工作两个月,是个人都吃不消。

    裴川新做好的假肢那天送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自己戴上,站起来时险些没走稳,太久没有站起来过,感觉很陌生。

    他走在B市的夜里,想起曾经听贝瑶说,大都市灯光也很漂亮。

    霓虹落下,像漫天星雨。

    裴川无处可去,想来想去,最深的执念,也不过是多看她两眼。

    ~

    学医很辛苦,怕血、怕狰狞的伤口的人会特别痛苦。

    一开始单小麦被吓哭过。

    后来有一节解剖课,班里部分同学吐了。

    贝瑶捂住唇,胃里也是一阵翻滚。

    那天洗了很多次手,总是觉得那种恶心的感觉洗不掉。

    秦冬妮好奇地问她:“瑶瑶,你为什么会学医?”

    如果说小麦是因为爸爸逼迫,王乾坤是由于特别热爱医生这个行业。秦冬妮是调剂过来的,倒也无所谓喜欢不喜欢,可贝瑶呢,她是为什么?

    完全有进军娱乐圈的颜值,学医太苦了,而且贝瑶显然也有些害怕这个。

    本专业的学生甚至自己都调侃自己:劝人学医,天打雷劈。

    贝瑶轻声说:“因为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我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再次听到这个“男朋友”,秦冬妮实在笑不出来了。如果一次两次是贝瑶拿来拒绝别人的挡箭牌,那后面总不可能是假的吧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男朋友还真的存在!

    秦冬妮有点生气了:“呐呐呐,不管你说真的假的,这样的男朋友还是甩了吧,一年多了都没来看你,今年都大二了,在你上解剖课难受的时候他在哪里?还有上次楚巡找我们麻烦,要不是乾坤,那天还不知道该怎么收场,你这么好,他一点都不珍惜,不如换个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贝瑶抿唇笑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校园灯光次第亮起,贝瑶干呕完脸色苍白,笑容却很温柔:“我男朋友很性格敏.感,我不要他他会很难过的。”

    秦冬妮怔怔看着她,第一次对她口中的男朋友生出无限好奇。

    然而今晚还有最后的考验。

    班上胆子小的同学,得去“停尸房”练胆量。

    和尸体待满四个小时,其中就有贝瑶和单小麦。

    王乾坤被勒令不许去,没办法,这货太刚了,她要是去,“停尸房”多半都是哈哈哈的声音。

    如果待满四个小时,那时候都是凌晨了。

    一次只能进两个人,这次是贝瑶和单小麦。

    单小麦还没进去就吓哭了:“我可以不可以 不去啊,我不敢去呜呜呜。”

    贝瑶说:“别怕别怕,你牵着我,我陪着你好不好?”

    单小麦犹豫地握住她的手,在两个人进去之前,她又颤抖着退了回去:“我不要去!瑶瑶我害怕,哇呜呜呜,我要转专业,我不学这个了。”

    负责监督她们两个进去的师兄也被哭得很头疼,这同学胆子这么小怎么学医的?

    然而单小麦不去,总不可能拿刀架在她脖子上逼她去。

    师兄为难地看着贝瑶,贝瑶也有些害怕,然而她还是点点头:“我进去吧,师兄你们安慰一下小麦,她小时候受过惊吓,胆子很小。”

    她进去以后,师兄把门从外面锁上了。

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咔哒一声很安静。

    月光惨白照进来,停尸房很安静。空气偏冷,贝瑶裹紧衣服,不知是不是因为心理作用,她始终觉得浸泡尸体的福尔马林味道极其浓郁。

    她晚自习才吐完,现在脸色依然很白。

    贝瑶抱着手臂坐在室内的小板凳上,有些害怕了。如果单小麦进来,至少两个人还有个伴,但是现在她一个人,面对着好几具浸泡的冰冷尸体,贝瑶咬牙,不看它们,紧紧抱住自己膝盖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,两个师兄按理还在外面,贝瑶有些害怕了,她站起来,敲敲那扇门:”师兄,你们还在吗?”

    外面没有人应。

    贝瑶觉得有些不对,开始重重拍门:“你们还在吗?开一开门啊!”

    月光也没有了,空气静悄悄的,似乎有冷风爬上脚踝。贝瑶终于吓哭了:“开门!不要搞这样的恶作剧!”

    外面依然没人应。

    那时候已经快凌晨了。

    楚巡拿着停尸房的钥匙,冷冷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王乾坤?他们被一个女的糊弄了。不是瞧不起他楚巡吗?那就尝尝孤单恐惧的滋味。她这次有本事再变个男朋友出来啊。

    没钥匙,即便她室友发现她没回去又怎么样呢?

    十一月的夜晚很冷。

    她很害怕,最后一年多都不曾喊过那个名字轻易就脱口而出了:“裴川,裴川!我怕。”

    ~

    十一月的天,陈英骐却满头大汗,他发现不对的时候立马赶来了。然而那把锁并不是旧时可以砸开的锁,陈英骐慌得胡乱找钥匙开了几次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贝瑶,你能听见我说话吗?”

    里面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陈英骐看着这扇紧闭的门,这门电锯都不一定锯得拦,也第一次生出心慌。瑶瑶不能出事,他答应过那个人的,何况贝瑶还是他发小。

    陈英骐咬牙,想到了一个人,也不知道这玩意儿到底有没有用,但总得试试。

    这两年陈英骐瘦了很多斤了,然而晃眼一看,还是个偏胖的男人。

    陈英骐找了个隐蔽点的地方,拿出自己口袋里一个小型按钮按了下去。

    校外的裴川手臂痛得闷哼了一声,他看着自己曾经埋在血肉里的传感器,咬牙往贝瑶学校里走。

    他忍住手臂的痛,找到了陈英骐在的地点。

    看到停尸房,裴川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陈英骐顾不得惊讶本来在坐牢的人怎么在这里,一叠声说:“她在里面!她被关在里面了!”

    裴川过去,手掌拍门:“瑶瑶。”

    陈英骐说:“没有用,我叫过了。从外面拍门里面会有回声,会很响,她被吓到了。”

    裴川死死咬牙,口腔里一股子上涌的血腥气。

    他愤怒又心疼,那个人亲过她侧脸的“少年”就是这样保护她的?

    裴川不敢再拍门。

    他说:“马上去买橡皮泥,再去借钥匙打磨器。”

    陈英骐不敢耽搁,几乎是一路狂奔,很快东西就拿来了。

    裴川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他把橡皮泥塞进钥匙孔里定模,然后边看边打磨。

    陈英骐满头汗,喘着气。

    空气很安静,裴川的动作很快,陈英骐不知道他怎么做的,裴川虎口被划破了老长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陈英骐压下惊呼声,安安静静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裴川用手抹掉钥匙上的金属粉,插进门里。

    陈英骐听见响声,惊喜道:“开了开了!”

    两人推门进去,贝瑶蹲在角落,捂住自己耳朵。停尸房又冷又静,她沉默着蜷缩掉眼泪。

    裴川有一瞬呼吸都停滞了,像是有人狠狠捏住他心脏,将其碾碎,心疼得他呼吸困难。

    他碰都舍不得碰的宝贝。

    “瑶瑶。”他嗓音沙哑,口中方才咬住口腔肉集中精神,现在一股血腥气,裴川说,“不怕,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她抬起了,露出一张苍白的小脸,脸上挂满了泪痕。

    下一刻,她站起来扑进他怀里,哭得一抽一抽的。

    陈英骐看了一眼,默默离开了。

    裴川把她抱起来,假肢磨得生疼,他抱着她往外走。

    月光洒了一地,停尸房外面有个小花园凉亭。

    裴川把她放下来,让她坐在木椅上,他把外套脱了,紧紧裹住她,声音很低:“好了,不怕,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贝瑶抽泣着说:“尸体在福尔马林里,像是在飘动。有人在敲门,很大声。”

    裴川说:“那是陈虎,他吓到你了,改天让他道歉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吓坏了,在他怀里发抖。

    她已经一个人和尸体整整待了快五个小时。

    他便也抱紧她。

    一年多的时间,他第一次离她这样近。

    初冬的风很冷,吹在他单薄的衬衫上,他怀里却滚烫。

    已经凌晨了。

    贝瑶觉得更像是一场梦,仿佛一眨眼,就回到了一年前,她乘坐公交车回家那个晚上,笑着给裴川说大学见。

    可是从夏天到另一年的冬,她太久没有见他了。

    月光下,少年已经有了成熟男人的轮廓。

    她伸出已经暖和了的小手,抚上他的脸颊。

    他瘦了好多,本就冷锐的眉眼更加冷峻几分。

    她哽咽地握成拳头,砸在男人结实的胸膛上:“混蛋!裴川你这个混蛋!”

    他任她打,让小姑娘发泄一年多的委屈。

    她拳头轻飘飘的,打在身上并不痛,然而难受的是胸腔下那颗心脏。苦涩极了,那种苦涩的感觉抑制不住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“都怪你呜呜。”这个好坏好坏的男朋友,她都做好一辈子再也见不到他的准备了。

    可是贝瑶从来没有食言过,那年高考完裴川问她,要是以后遇见有人给她告白,而他不在她身边呢?

    她说她会告诉他,她有男朋友了。

    贝瑶不明白裴川为什么不辞而别,她看不懂许多事,然而她从年少唯一看懂的事就是,裴川爱她。爱得深入骨髓,爱得情不自禁。

    不管多久多远,他总会不惜一切代价回来她身边。

    一如未来的自己写下的那张纸条一样,她是他两辈子的心肝。

    城市的夜晚没有星星,只有苍白的月光。

    他抬起右手,粗糙的拇指指腹轻轻擦掉她脸上的泪水。明明是那么爱笑的姑娘,怎么总是把她惹哭呢?

    他手臂上种下的传感器依然在一跳一跳的痛,左手磨钥匙的伤口还不敢给她看。

    然而他单看着她,心中的疼惜满溢,便盖过了世上一切伤痛。

    他在她面前,永远卑微与爱对等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